論壇   網友貼圖   電影演員回苗鄉種田
返回網友貼圖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1726|回復: 0

電影演員回苗鄉種田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3530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9-6-20 15:54:57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我是王吉甩,我是岜沙人”。阿吉在日常交往中,從不會主動去介紹自己曾參演過什么節目、作品。他2007年參加《變形計》,2008年參演電影《滾拉拉的槍》,2009年和導演一起參加第59屆柏林電影節,如今回村娶妻生子,安靜度日。在阿吉的自我身份認同里,自己在鏡頭前兩個多月的時間,和過去28年的歲月相比,

岜沙苗族是苗族的一個分支,岜沙在苗語中有“草木茂密豐盛”的意思。岜沙人出生后,父母都會為他種植一棵“平安樹”,待到人離世,便以此樹為棺。岜沙苗族持槍獲得相關部門特別批準,部落的5個寨子中,約有2000余人,持有火藥槍1000余支。圖為岜沙苗寨晨景,因地勢較高,山谷多為梯田,春末夏初,溢滿水的梯田在晝夜溫差較大時,易形成大霧。岜沙獨特、且相對封閉的文化,早在2006年,就吸引到一檔更新至今的綜藝節目《變形計》的造訪,該節目以“階層交換”為看點,讓邊遠地區貧困家庭孩子和城市里的富家子弟、問題少年短暫交換彼此的生活。

1991年出生在岜沙苗寨的阿吉,9歲開始上小學,2006年,阿吉讀六年級, 《變形計》到岜沙小學選主角,校長問了幾個學生,都說不敢去,只有王吉甩一個人說“我去”,最后節目組確定了阿吉。那一年,在阿吉出發前往廣西北海參加《變形計》拍攝前,阿吉的父親最關心和擔心的是:孩子會不會被拐賣?在那一期的節目錄制中,阿吉唯一一次情緒爆發,是看到北海陳家的狗在吃肉,而當年,王吉甩家得等到過年的時候,才會殺豬吃肉。節目錄制結束,阿吉回到岜沙,和北海家庭保持著書信來往。圖為五月的岜沙下一場雨后有些微涼,王吉甩在火塘邊烤火。

2007年,寧敬武導演的電影《滾拉拉的槍》到學校選角色。參加過《變形計》的阿吉,順利成為電影男主角的最終人選。這時,阿吉已是初中一年級的學生了,但學習有些吃力。拍電影這段時間可以不用上學,他如釋重負。經過兩個月的拍攝,電影順利殺青,阿吉領到2000塊錢的片酬,在父母眼里,這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只是在當年,這部全部由許多連電影都沒看過的岜沙人首次參演的電影,在當地不僅沒有受到“優待”,還遭遇了排斥。因為電影拍攝中,有很多村里人認為的“不吉利”的事,比如,導演將在村里拍攝到的真實火災和葬禮的畫面放在了電影中。《滾拉拉的槍》在豆瓣評分8分,點擊“看過”的人數是1500人。這部電影給阿吉帶來的最大的影響可能就是讓他有機會出國參加影展。圖為電影《滾拉拉的槍》的海報上,阿吉正舉著槍。

《滾拉拉的槍》帶著阿吉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吃牛排。2009年,電影入圍第59屆柏林電影節的 “新世代”單元競賽片,阿吉隨導演前去柏林參加影展。圖為阿吉和導演在柏林電影節合影。

阿吉說,從柏林回來后,有兩本厚厚的相冊,如今有一本找不到了,剩下的一本,兒子王元吉拿著玩,有些相片還被王元吉撕掉了。阿吉記得在柏林的時候,導演跟他提及是否愿意參演他的下一部電影,考慮到電影不被村里人接受,阿吉當時有些猶豫。他說自己當時完全沒有考慮過要通過拍戲賺錢養家,“雖然那時候我上初中了,可能想法還沒有一個小學生的想法多。”在家里沒有電話、手機、網絡,在岜沙苗寨還能自成一體的過去十來年,阿吉從未留過攝制組或導演的聯系方式。在之前,都是導演通過村里聯系阿吉。從柏林回到岜沙后,導演沒再聯系阿吉。圖為王吉甩在柏林的照片和當時他主演電影《滾拉拉的槍》的宣傳冊。

柏林歸來,阿吉繼續讀中學,只是越來越跟不上了。阿吉記得,參加《變形計》拍攝的時候,自己還在讀小學,學校在寨子里,那時,班里有35位同學。初中的時候,只有大約10位同學到縣城上初中,阿吉是其中1位。在整個初中階段,阿吉都和《變形計》中的交換家庭北海陳家,通過書信保持著聯系,他們一直資助阿吉初中的生活費和學費,并鼓勵阿吉上高中。圖為王吉甩和母親在自家的秧田,他們需要顛簸約7公里的山路來到這里。岜沙人住的地方離耕作地較遠,但在阿吉看來,再遠的田,也要堅持種下去,因為那是祖輩留下來的。農忙的時候,岜沙人會全家帶著孩子一起上山勞作,天黑才回寨子,晚飯得等到晚上九、十點鐘了。

從村子到縣城讀初中的阿吉,在初中的學習并不順利。比如英語,小學沒有任何基礎的阿吉在初中完全跟不上。在《變形計》中,阿吉說長大想做工程師給家鄉修路,但實際上,當時的阿吉 “根本沒想過長大后做什么”。讀初一時的那個春節,已經輟學外出打工的同學回家過年,穿的用的都比他好,這是對未來缺乏想象力的阿吉更切實的誘惑,阿吉心里漸漸失去了讀書的信心和動力。圖為王吉甩和母親正抬著犁田機,因為梯田田埂太小,犁田機不能在上面行駛,阿吉和母親需要跨過好幾塊田埂才到自家的田里。

2009年,王吉甩中考總分與當年從江縣高中錄取分數線差30分。那一年,阿吉小學同班的35個同學中,只有1個上了高中,“他家是寨子里條件比較好的,他爸爸還是小學老師”。圖為犁完一塊田后,阿吉和母親移動犁田機到下一塊田。


這兩年,阿吉已經成為家中的主勞動力,農活干起來有模有樣。為了浮力更好,阿吉改裝了自家的犁田機:在犁田機的鐵犁兩端夾了兩個籃球來增加浮力。2010年,阿吉家重修房子,木頭是自己家的,鄰居來很多幫工,花錢不多,那一年沒有考上高中的阿吉回家幫忙修房子。

下午兩點半,在等待田里蓄水的時間,王吉甩在田埂上打開從家里帶的午飯,有檽米飯、燒泥鰍、拌折耳根和酸筍,這是當地人上山勞作的標配。 搬入新房子后,裝有和北海陳家往來的信件及電話本的盒子,與小學、初中課本一起被母親賣掉了。沒有考上高中的阿吉,又無意中丟失通信方式后, 沒再主動聯系過對方。“不太敢去聯系”——在他看來,他辜負了北海父母的付出和期望。

由于地基不穩,加上雨水較多,王吉甩家的側門有一處出現了塌方,夜里一下雨,阿吉就會擔心家人的安危。家里房子修好的第二年,阿吉跟著村里人到上海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在石材廠,“很辛苦,經常加班”。 在上海的兩年時間里,阿吉的工資由1700元漲到1900元,他每個月只花300塊,剩下的存起來。

2013年,阿吉和苗寨的姑娘滾冬你結婚,打工存的兩萬多塊工資剛好用來辦婚禮。2014年,兩夫妻一起去深圳打工,2015年,妻子懷孕,阿吉和妻子回寨子待產,2016年,兒子王元吉來到這個世界。孩子出生后,阿吉和妻子再沒有離開村子。至此,阿吉的生活似乎徹底回到原形。2014年阿吉接受媒體采訪中說,“富有的人有他們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只不過回到我的命運,我的命運其實就是這樣。”  圖為王吉甩一家在吃早飯。飯后王吉甩和父母要到距離村子6公里外的一塊地里栽當地政府免費發放的辣椒苗。

村里很多年輕的夫婦,在孩子長到兩三歲就留給父母帶,自己外出打工,對這阿吉來說很難接受,他不愿意和孩子分開。圖為王吉甩的全家福。

近年,當地旅游發展的勢頭越來越好,岜沙苗寨在旅游市場中尋找著自己的位置,村頭寫著“中國最后一個持槍部落”。慕名而來的游客越來越多。因為旅游開發,寨子里的人也有了新的工作和身份:有參加文藝表演的,有擺攤賣燒烤的,有當導游的,都有不錯的收入。對于村里的旅游開發,阿吉說,只希望旅游開發不要砍我們的樹木,不要破壞我們的環境就行。圖為五一小長假的時候,阿吉的父親身著苗服參與岜沙苗寨的游客接待,阿吉的兒子這一天也穿上民族服飾一同前往。

三輪車是岜沙苗寨村民出行和上山勞作的主要交通工具,王吉甩所在的王家寨,距離岜沙景區所在的岜沙大寨有一公里多的路程,這天,王吉甩載了幾位村民到大寨。距王吉甩參演第三季《變形計》七年之后的2014年,《變形計》節目組帶著新的男主角回訪。那一次攝制組想讓李宏毅和其他兩位變形計主角在王吉甩家里拍幾天,正在深圳打工的阿吉專程請假回到村里。但恰逢留在深圳打工的妻子出了交通事故,阿吉趕緊和攝制組溝通,將拍攝壓縮成半天,拍完后,阿吉急忙趕回深圳照顧妻子。那一期的主角李宏毅,在微博上現有粉絲1045萬。

通過《變形計》“變星”的主人公名單可以列出一長串,其中以城市孩子為主,相較之下,農村主人公似乎并不太懂得經營自己的名聲。隨著社交網絡的發展,2012年以后,《變形計》中“變星”的孩子越來越多。圖為岜沙苗寨在節假日期間每天有三場為游客準備的民俗演出,村里年輕的女孩子盛裝參加節目表演后,到村里人擺的燒烤攤買吃的。

阿吉家所在的王家寨離中心景區還有三四公里,農閑的時候,阿吉就去大寨景區里幫人照看鋪面。圖為五一長假的最后一天,下著細雨,王吉甩和兒子在小攤旁看著稀稀拉拉的游客。王吉甩記得家里大約是2010年安裝了座機,然后自己有了手機。2010年來村里玩兒的大學生幫他申請了QQ。2011年1月1日,他發了第一條空間說說。2012年,有人推薦阿吉用微博,在發了2條微博后,因丟了手機和密碼,棄用了。到現在,阿吉這個叫“王吉甩”的微博還有112個粉絲。

直到今天,QQ空間仍是阿吉主要的、但使用越來越少的社交平臺。阿吉不用抖音,他說一開抖音,里面就自動播放視頻了,家里沒有WiFi,他擔心流量不夠。他注冊了快手,封面是他喜歡的籃球明星庫里和李連杰的照片,自我介紹上沒有任何關于《變形計》和電影的字眼,昵稱也沒用本名,他很少在快手上發視頻,“沒有興趣”,直播更多是他觀看別人的平臺。在阿吉看來,現在的自己沒什么好值得關注的,“沒有新的作品,生活也沒有什么讓人家驕傲的”,沒有必要再使用社交網絡平臺來宣傳自己,自己也“不往演藝的方面做事了”。圖為結束半天的勞作,王吉甩抱著兒子在岜沙苗寨古蘆笙堂觀看為游客準備的文藝表演。

有段時間,不斷有網友加他QQ問,還有游客來到他家里問,他被問得最多得就是:你為什么不去進軍演藝圈?為什么不去學專業表演? 阿吉覺得自己語言表達能力不是很好,在被問了有上百次之后,坦言“有些煩”。圖為游客下山后,王吉甩和王禮相(右)卸制作小吃用的蜂窩煤。

“我現在的生活,跟他們想的,其實是兩樣的,你不是他們想象的樣子。網上有人想象我應該是一個明星了,你不應該現在是一個還種田的孩子,你不該過著這種生活,有些人說話可能還會很難聽······”圖為王吉甩將犁田機從田里開到另一處旱地。

“我只是比同齡人更早的接觸到城市里更好的生活、外面的世界、坐過飛機、上過綜藝節目、拍過電影等等,但是到頭來,我還是回到村里過著屬于我的生活,這些經歷并沒有給我自己帶來多大的影響。”  圖為火塘邊,王吉甩和妻子滾冬你討論怎么幫大寨的老板賣旅游商品,父親王甩里在一旁把昨晚剛抓回來的泥鰍烤熟,準備早飯。

如果非要說自己“特殊的經歷”對自己的影響,阿吉覺得現在和一家旅行社的合作,就是因為自己參演過《變形計》和電影的緣故。從去年開始,廣東一家旅行社找到阿吉在當地接待一些親子團,帶著他們在從江縣周邊景區和村寨旅游,每天工資是300塊,每個月有三到八天左右的工作。對于現在的生活,王吉甩很滿足,村里消費不高,經濟壓力不大,“能養家糊口,(工作)離家也不遠”。圖為阿吉與到訪他家的廣東親子團在大門外合影留念。

阿吉對未來沒有長遠打算,他想先考一個解說證,在家陪伴兒子的童年。等兒子長大了,再另做打算。圖為王吉甩在研究小吃教程,準備在大寨賣給游客。

阿吉覺得有一些人想走出大山求闖一番事業,自己沒有那樣的野心,“我就希望一家人都健康”。圖為岜沙苗寨王家寨,阿吉2010年新建的家坐落其中。

在旁人的想象中,阿吉參加過《變形計》,演過電影,去柏林走過紅毯,理所當然有了“變形”的通道。但在阿吉真實的生活境遇里,文化、教育和信息等等多重封閉留給他的選擇或許不多。在王吉甩看來,自己經歷過的,是因為運氣好,但自己沒法因為有過那樣的經歷,就此去錨定自己的人生方向,“做到自己可以做的事就行了”。
返回網友貼圖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老时时360开奖数据